IxDC 2015 工作坊內容說明與簡報下載

presentation-001

在今年 IxDC 開始之前,我先寫了一篇介紹我為什麼決定用從即興學團隊協作的這個主題,這一篇我要說明的是工作坊的內容和我在其中的學習。這一篇是在帶領「團隊創新的驅動力」工作坊的部分紀錄和心得分享。

工作坊簡報 (簡體版) 在此下載

開場

presentation-002

一開始我先借用達爾文的話把 Collaboration (協作) 和 Improvise (即興) 放在一起,讓所有參與者知道接下來的時間要用心體會觀察這兩者之間的關係。

presentation-003

接著,我設定一個預期:It’s an Adventure (這三小時將是一趟冒險旅程),沒有人知道結果是什麼、會看到聽到學到什麼,但是只要用心,就會有收穫。

Play vs. Game

presentation-004

接著我用個小遊戲說明 Play 和 Game 的差別。

presentation-005

借用《Game Storming》書裡的說明,遊戲至少有這五大要素,也是設計遊戲時必須牢記在心的原則。

Let’s Play Games

此次工作坊我總共用了七個遊戲,有兩兩成對玩的,有分作小組八個人一起玩的,有全體所有人一起的,每個遊戲我都會先說明遊戲規則、如何開始、如何結束。遊戲我不一一說明,將來有機會我們再一起玩這些遊戲,這次僅就詳細說明其中兩個 ( 遊戲五:Word(s) at a time Interview 和 遊戲六:Slow Motion Jedi )。

presentation-006

遊戲一:1 2 3 1 2 3 …

presentation-007

遊戲一定會出錯,不要緊,讓參與者學會 Celebrate Failure (讚頌失敗),跌倒了,拍拍灰塵繼續向前走。

presentation-008

遊戲三:Zip、Zap、Zop

presentation-009

遊戲四:Zip、Zap、Zop、Duang

presentation-010

遊戲五:Word(s) at a time Interview

在這個遊戲中,我是擔任電影《 Life of Pi 》的發佈記者會主持人,邀請三位參與者上台扮演李安導演的角色。但不是三個李安導演而是一個,依序稱為李安一號、李安二號和李安三號。三人在台上輪流回答主持人我所問的問題,但每人每次限定只能說不超過兩個字。例如,李安一號先說:「大家」,李安二號可以選擇說:「」,或說:「早上」,李安三號必須按著李安二號說的內容調整他將要說的內容。如果前面是「大家+」,因為已經是個完整的句子,所以他就必須重新開始一個句子;如果前面是「大家+早上」,或許他可以接話說「」。如此循環到主持人說停請受訪者離席為止。

第一輪當然狀況百出。第二輪依然請另外三位參與者上台,只是這次角色換成 Richard Parker,參與者似乎抓到Enjoy the game 的訣竅。第三輪,照樣有三位參與者上台,這次是扮演主角少年 Pi。但我將規則改了,這次說話每次只能講一個字。限定一個字可以增加訪談得的節奏感,參與者更是瘋狂。最有趣的地方在於,當我開放「台下觀眾」發問時,最後一個問題是:「請 Pi 為大家唱一首歌。」台上的 Pi 一號唱了第一個字:「兩」,Pi 二號接唱:「隻」,Pi 三號接唱:「老」,回到 Pi 一號,他接著唱:「虎」… 當然,你已經知道最後是唱「兩隻老虎,兩隻老虎,跑得快…」迅速唱完,結束的同時,全唱報以熱烈掌聲,而且每個人都笑彎了腰。

「有什麼好笑的?」不在現場的你或許會問,但如果你在現場聽過 Richard Parker 和 少年 Pi 在訪談中如何抓對方小辮子,然後最後是以 少年 Pi 作為結束,你就會覺得這一切就像事先安排好的橋段,但事實上這真的是現場參與者即興創作出來的故事。

presentation-014

遊戲六:Slow Motion Jedi

顧名思義:「慢動作的絕地武士」。這個遊戲有很多種變形玩法,我採用最簡單的一種:兩兩對戰。所以你會看到下面這誇張無比的照片。右邊的是我,左邊的是自願示範的參與者,我們沒有預演,只是按著規則 — 每人手上有兩把光劍,用慢動作對戰,非常非常非常的那種慢,然後看誰先被對方的光劍擊中,被擊中者必須倒地然後遊戲才能結束。

這個遊戲實在太好玩了!

F716-IxDC-2015-05

presentation-015

遊戲七:Air Volleyball

結論

這個工作坊我玩得很開心,參與者也很盡興,我知道其中的關鍵就在於「心流 (Flow)」被引導出來貫穿整個時間和空間。事後回想起來,我不太記得我是怎麼帶領每一個遊戲的。我沒在投影片上寫任何遊戲規則,卻能把每一個細節印記在腦海中,清楚地講解並示範每一個遊戲;我也也太記得遊戲之後的反思是怎麼開始或結束的,只知道我把握 ORID 的對話原則,讓參與者安靜地連結現場所看所聽所學和日常工作或生活的關係。

我始終相信,同一個遊戲會因為每次參與的人不同而有不同的效應,參與其中的人只要用心觀察體會,總會有新的學習。透過這次工作坊,我又學習成長了。

閱讀香港大學的報導:学院首次亮相2015国际体验设计大会(IxDC)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