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 和 Richard Parker 的道別

life-of-pi_richard-parker-walks-away 你有這種經驗嗎:

遲遲無法決定一件事情做或不做,以致於讓自己一直處在「未來不確定」的感覺之中,直到有一天,你決定做 (或 不做) 那件事,然後一切都開朗了起來。但是,你卻感到失落,因為那長時間與你相伴的「不確定感」在你下決定時的剎那不見了。你茫然、你難過,甚至你懊悔當時沒能好好跟那感覺說再見。

引導者察覺自己的當下

這是我最近在一個重大決定的 Go/No-Go 當中的心境。作為一位引導者 (Facilitator),我不只引導團隊,也引導自己,時常提醒自己要察覺自己當下的心情和感受,觀看自己在行為模式中的脈絡。當做了那個艱難的決定後,我發覺竟然對於那困擾我的「不確定感」離開之後,有著不可言喻的失落感。

「這是怎麼回事?」我思索著,接著腦海中浮現了李安導演的電影《少年 Pi 的奇幻漂流》中,PiRichard Parker (理查‧帕克,老虎) 在墨西哥一處海灘上分別的那一幕。

虛弱的 理查‧帕克 跳下救生艇之後,就往叢林奔去,在跨入樹林前,牠停下腳步,Pi 趴在沙灘上,無力地望著 理查‧帕克,期望牠能回頭看他一眼,至少能夠好好地用眼神或肢體說聲再見,但是 理查‧帕克 並沒有回頭,似乎是無情地邁向叢林,獨留 Pi 在沙灘上擁抱著那種來不及說再見的失落。(如果你錯過或忘記了,可以去看看 DVD。) life-of-pi-mexico-shore

讀小說,讓記憶更深

會記起這一段,我想是因為我在看了電影之後,又再去讀《少年 Pi 的奇幻漂流》小說,書裡的畫面一再地與電影影像交疊,有李安導演的詮釋,也有我的想像。

我把書中 Pi 在面對 理查‧帕克 分別時的描述和心情節錄於下,希望你和我一樣,能彌補 那個/那件 讓你來不及說再見的…

Pi 最後一次看見理查‧帕克的時候,就是 理查‧帕克 道別的時候

…這一看也是我最後一次看見理查‧帕克,因爲就在這一刻,牠從我上方躍過。我看見牠的身體,精力充沛得不可思議,在我上頭的天空伸展,像一道迅速移動的毛茸茸彩虹。牠落在水裡,後腿向外張開,尾巴高舉,躍了幾躍,就上了海灘。牠往左邊走,腳掌印在潮濕的沙上,但牠又改變了主意,轉過身來,就在我正前方走過,改向右邊。牠看也沒看我一眼,在沙灘上跑了一百碼左右就折道往內。牠的步態笨拙不協調,跌倒了好幾次。跑到叢林邊緣,牠停了下來。我很確定他會轉頭朝我這邊,牠會看我,牠會平貼耳朵,牠會咆哮,總之牠會做點什麼動作來表示我們的關係結束了 。但牠卻什麼也沒做,只是目不轉睛盯著叢林。然後理查‧帕克,陪我一起吃苦的同伴,激起我求生意志,可敬可畏的猛獸,繼續前進,從此與我的人生分别。

Pi 想對 理查‧帕克 的道別

這次拙劣的道別一直讓我到今天想起來仍心痛。我好後悔當時在救生艇上沒有看牠最後一眼,沒有稍微刺激牠,好讓牠永遠記得我。我好後悔當時沒有跟牠說 — 對,我知道,跟老虎說話很荒唐,可是 — 我好後悔沒跟牠說:

理查‧帕克,結束了。我們活下來了。你能相信嗎?我對你的感激不是言語可以表達的。沒有你,我根本活不下來。我要很鄭重的跟你說:『理查‧帕克,謝謝你。謝謝你救了我一命。』你想到哪裡就到哪裡去吧,你大半輩子只知道動物園裡有限的自由,現在你即將領略叢林裡的自由了。我祝你萬事如意。你要小心人類,他們不是你的朋友,可是我希望在你的記憶中,永遠都會當我是朋友。我當然一輩子也忘不了你。你雖然走了,卻永遠與我同在,在我的心裡。那是什麼聲音?啊,我們的船靠岸了。好吧,永別了 ,理查‧帕克,永別了。上帝與你同在。」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