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染病還是食物中毒?一樁路障與死亡的悲劇

比爾‧蓋茲推薦了一本新書,叫做《Factfulness》還沒有中文版,我暫譯成《真相》吧 (註:有人翻成《現實比你想像的更美好》),副標題是 Ten Reasons We’re Wrong About the World – and Why Things Are Better Than You Think,講的是我們誤解這個世界的 10 個原因。比爾‧蓋茲說:

One of the most important books I’ve ever read―an indispensable guide to thinking clearly about the world.
這是我所讀過最重要的一本書之一,助人頭腦清晰地思考這個世界的一本必備指南!

本書的作者是國際衛生學教授 漢斯·羅斯林 (Hans Rosling)。除了研究醫療數據之外,他還關注經濟、人口、地理、歷史、文化等不同領域的數據。漢斯·羅斯林認為,只要能夠研究、分析並且比對這些不同領域的長時間數據,就能夠得到對於今日的世界許多事件全新的理解,幫助人們發覺許多被淹沒在數據海洋裡的真相。

雖然這本書還沒有中文版,只能讀英文版。我讀到第 10 章裡的一個小故事,感到當頭棒喝的提醒,不得不跟你分享。

故事是這樣的…

傳染病?還是食物中毒?

羅斯林當時是聯合國在非洲各地醫療團中的醫師,也是派駐在 Nacala 市唯一的醫生。他剛剛從北邊的一個名為 Memba 的貧窮小鎮看診兩天回到市裡,立刻就被市長叫去辦公室問話。

因為羅斯林在 Memba 遇到恐怖且怪異的疾病 ( terrible and unexplained disease ):病患的雙腳在極短的時間內完全癱瘓,還有些人的眼睛瞎了。

在 Memba 兩天沒睡,他冒著被感染的風險看診。回到市區後,為了安全起見,他立刻安排他的妻子和孩子暫時離開 Nacala,只因這病情實在太詭異。羅斯林翻遍了醫療診斷教科書,卻沒找到這些症狀的病因是什麼。他不能確定這到底是一種從未見過的傳染病,或是食物中毒所引起的併發症。

先設置路障阻斷擴散路徑吧,反正最大的損失不過是不方便而已

但市長可沒打算花時間等待檢驗的結果。眼看羅斯林把家人送走,他說:

If you think it could be contagious, I must do something. To avoid a catastrophe, I must stop the disease from reaching the city.
如果你認為這會傳染,那麼我必須採取行動,以避免感染擴大,我必須阻止病情蔓延到整個城市。

話才剛說完,市長又再補一句:

Should I tell the military to set up a roadblock and stop the buses from the north?
我是不是應該叫軍隊去設置路障,讓北邊 Memba 的公車不要進來?

羅斯林回答市長,說:是,我同意應該要做點什麼事情 (You have to do something)

意料之外的悲劇

半夜,路障 (roadblock) 擺好了。天才剛亮,20 幾位 Memba 的婦女帶著她們最小的孩子,起早要搭公車去到 Nacala 市區的市場去販賣他們賴以為生的商品。當發現公車停駛,他們改走水路。在岸邊找了漁夫,給了點錢,漁夫對這天外橫財感到幸運,就把原本捕魚用的小船騰出一點空位來給婦女和小孩。

漁船啟航,航程中遭遇波浪打翻了漁船,不會游泳的婦女和小孩全都溺斃,連漁夫也沒逃過此劫難。

當天下午,羅斯林再度出發穿越路障到 Memba,途中看到岸邊一群人圍著,他上前一探究竟,看到溺水的死者,他問抱著一個婦女屍體的丈夫:

Why were all these children and mothers out in those fragile boats?
為什麼孩子跟媽媽要坐這種殘破的小船?

那名男子回答:

There was no bus this morning.
今天早上沒有公車。

羅斯林當時腦袋一片空白,完全無法思考。但他知道這些人的死亡跟他有關。他懊悔前一天傍晚他對市長說的話:你應該要坐點事情 (You must do something)羅斯林說他到今天都無法原諒他自己,以致於往後 35 年他都不敢跟別人提起這件事。

是食物中毒,但造成的起因原因卻是氣候和經濟因素

事後調查這個疑似傳染病的事件,原來是集體食物中毒。而讓人意外的,是那些中毒的人吃的東西正是他們自己種植、自己經常食用的物產主食 ─ 樹薯。

當地人都知道,這種樹薯必須在採摘三天熟成之後才能食用,過去一直維持著這個傳統,沒有人會提前去吃樹薯。可是那一年正好遇到大飢荒,政府開始用歷史高價向農民購買樹薯,貧困的農民為了要抓住這能賺筆財富的機會,把他們手邊所有的樹薯都盡可能脫手賣出。當忙碌了一天的農夫回到家中,耐不住飢餓就拿起尚未熟成的樹薯吃了,之後就產生癱瘓和失明的中毒症狀。

擴展研究領域的起點

羅斯林清楚地指出,他在 1981 年 8 月 21 日晚上 8 點,當他得到這個結論時,他從醫師轉變到了研究者的身份,並且在接下來 10 多年,他開始埋首於研究經濟、社會、毒物和食物等不同領域之間的關聯性。

14 年後,剛果共和國的第一大農產地 Kiwik 發現疑似伊波拉病毒的案例,首都金夏沙的中央政府既恐懼又慌張,他們覺得應該要做點什麼事情,於是,他們設置了路障 (roadblock),這也引發後續非預期的後果。當路障包圍了金夏沙,農村地區的食物無法輸入,造成市區內的主食樹薯的價格飆升,首都居民必須花更高的價格採買所剩不多的食物,否則就必須買第二大市場的食物。結果呢,接著的就是發生雙腳癱瘓和眼睛失明的病例。

19 年後的 2014 年,賴比瑞亞的農產地也傳出伊波拉病毒的消息,來自富裕城市卻沒有經驗的居民恐懼又驚慌地要做點什麼事情,他們要採取行動。他們的點子毫無新意 ─ 路障 (roadblock)。

結語

用羅斯林的文字作為總結。他寫道:

When we are afraid and under time pressure and thinking of worst-case scenarios, we tend to make really stupid decisions. Our ability to think analytically can be overwhelmed by an urge to make quick decisions and take immediate action.
當我們感到害怕、被時間壓力逼迫著,且想到最糟糕的景況時,我們就極有可能做出愚蠢的決定。我們的分析能力會被快速決策和立即行動的衝動所淹沒。

羅斯林自陳,回到 1981 年的 Nacala,他花了數天的時間追蹤病情,卻花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做出「設置路障、關閉道路」這樣的決定。他說:

Urgency, fear, and a single-minded focus on the risks of a pandemic shut down my ability to think things through. In the rush to do something, I did something terrible.
急迫感、恐懼感和一心一意考慮病情大爆發的風險,我無法透徹地思考。在這匆忙之中,我做了可怕的事情。

我的結論是:急迫感、恐懼感和只關注風險,往往讓人鑄下決策失誤的大錯。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