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 王一郎 老師一杯「我來」的背後意義

I-Do

一郎老師,

雖然常常在 Facebook 上看著你的消息,你的鼓勵、你的自省,還有你對師母和兩位小哥濃濃的愛意 (我誠心的按「讚」),但是,今天早上特別想念你。

昨晚讀了一篇文章:〈不要害怕,外面的人會守護我們──318學生佔領議場側記〉,經過一夜沈澱之後,今天早上突然想起我們 2006 年第一次見面那次華碩第一屆黑帶的 team building,許多場景歷歷在目,現在想起來都還感動得淚盈框和血奔騰。還有在那兩天裡貫穿所有挑戰的信息:「我來」。

那篇文章中,除了原意講的社會運動之外,我看到的更深與「我來」的連結的意義,那就是「支持」。文中有一句話深深打動我的心:

不要害怕,外面有兩萬個人保護我們。

我看到這裡面的意義是:「我來」堅持不要怕,因為背後有人在「支持」保護我。

其實我已經知道過去幾年來,我一直是被「支持」而能夠說「我來」的那個人。以每一場在華碩規模大大小小、人數多多少少、主題各式各樣的 Workshop 來說,

  • Daniel 扮演 Mentor 的角色,讓我的創意和所設計的流程不會太過於發散而不著邊際或失去焦點;
  • Kevin 對空間別有感,我只要跟他說這場 Workshop 要怎麼的感覺,他就會設計安排好場地布置,包括桌子椅子的擺放的角度;
  • Joyce 講究效率、Vinota 講究邏輯,Nikita 的正義感、Anna 的理性與感性、Bernard 的人脈與經驗,Ace 對事情要求高且細,他們都在我的流程設計過程中設下防火牆並提出針砭;
  • 當我說要有便利貼、全開白報紙、色筆、毛根、剪刀… 細心的的 Esther 就會和 Cecilia、Francis、Rebecca、Keny、Allen、May 和 Vina 他們把東西備齊,甚至在我忘記帶簡報器或雷射筆時,都還能變出應急的設備。

因為有這些,所以我才可以專心地想在 Workshop 中要說要做的事情。這就是因為有「支持」所以才敢「我來」。

所以我懂了,當我說:「我來」的時候,不是因為我聰明、我有能力或我勇敢,這些我都沒有。真正讓我說「我來」的,是因為相信有人願意放下他們自己的身段「支持」我,沒有這些「支持」,「我來」就會變成毫無影響力的莽撞和惹人生厭的驕傲。

於是,當我覺得我可以成為「支持別人的人」的時候,我更加願意去「支持」,讓別人站上舞台說「我來」。

於是,我開始想著:「如何助人成功?」— 幫助同事成功地完成一場簡報、幫助專案負責人在不影響進度的前提下找到把用戶研究塞進流程中、幫助用戶研究團隊找到分析結構和洞察…。

於是,我開始想著如何成為那立法院外的「支持」力量?如何在中國學習,成為故鄉台灣的「支持」?

我想,就用文字支持台灣吧。

一郎老師,謝謝你讓我在多年後深刻體會「我來」的背後是「支持」的力量,謝謝你教我「因為感動,所以行動」的真意,謝謝你讓我想要成為「支持別人的人」。

以馬內利
曾憲鈺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