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異博士教我的研究方法:放棄控制

奇異博士說:「要控制它必須先放棄控制它。」莫度說:「要集中精神,去想像。在腦海中勾勒出目的地,目光要超越你眼前的世界。想像每一個細節。」《奇異博士》電影的兩句話,正好呼應敘事性新聞寫作的兩套對立技巧:「在採訪的時候,你必須放棄控制,這樣你才可能積累起事實;在寫作的時候,你又必須瘋狂地控制這些事實。」

要去杭州開一間法式牛排館嗎?

這是一個評估將上海的法式牛排館帶進杭州的熱門商場開店的故事。裡面可以看見「靠統計分析」和「憑行為脈絡」決策的差異。正如我是個在企業裡的偽人類學家,我推薦許多人去讀《大賣場裡的人類學家》這本書,因為能看見強調質性研究與行為脈絡的厚數據 (Thick Data) 在商業環境中的威力。也推薦去讀《策略就像一本故事書》第五章的案例,或是第七章將厚數據落實在商業策略的十項總結原則。

企業的增長與創新,麥肯錫這麼看

80% 的高管認為他們的商業模式岌岌可危。麥肯錫以四個維度去評估增長機會:市場行銷和業務銷售,包括營運的卓越度;併購與剝離資產;資源分配;創新。其中,提升創新成效的四要素:1. 明確的策略;2. 持續可盈利的概念;3. 靈活、快速且一致的執行;4.有能力且能動員的組織。

成為企業裡的偽人類學家

這些病患當初在面對心臟疾病時,是不是就像工廠工人面對金融風暴時的心態,越想理性地分析,越覺得不想看見或承擔最後的結果。而工人們藉由集體對抗鬧鬼這件事來轉移焦點 (或稱疏導),病患則是藉由每天吃藥這個儀式代替了。

或許是這樣的轉移,使得原本對於再度發病、危及生命的恐懼、焦慮和不安也因此找到一種抒發的出口,進而轉化成「就算發生不幸,我有錢處理就好」的說辭。

人工智慧 (AI) 不吃飯

人人都在談 AI,彷彿不談 AI 就是落伍,這樣想也沒錯。的確,AI 的應用早已擴及金融、醫療、工業、資訊等等各個領域,但別忘記,AI 並非萬能,並不是所有 AI 的判斷就不會出錯。

至少,在這個故事裡,你應該知道了,光靠數據判斷,如果沒有去燒烤店的這一頓,腦蓋打開才發現所準備的術式不對,那才真是大勢不妙。

焦點小組與問卷調查無法告訴你的事

人們說什麼沒關係,真正重要的是看他們做了什麼。不要光靠焦點小組或問卷調查的片面之詞就做出判斷。
我是稟持著這樣的理念:在每個研究中,自己先要對人、對事、對物有感覺,然後才會被感動,然後我才能去行動。唯有如此,我才有可能設計出能感動其他人的產品或服務。

從客戶最在意的那個價值開始

改善客戶體驗,從他們最在意的那個價值開始。別怪客戶不明白你的苦心,客戶只在乎他自己。
是你不懂客戶認定你存在的價值,所做徒勞無功只是剛好而已。

ofo AD

使用者體驗研究的最佳時機

有人問:「我們已經開始開發產品了,有必要做嗎?如果要做,還來得及嗎?」你怎麼回答?這篇文章最後,我的回答是:「當然來得及,只要想做使用者體驗研究,無論在什麼階段都可以,因為每個階段都有不同的學習,只要用對方法,這些研究就能為產品帶來價值。」

從情境到技術的創新路徑

從上層 (情境,Scenario Layer) 到下層 (技術,Technology Layer) 需要經過一個萃取 (Extract) 和轉化 (Transform) 的過程,正是我說過的用戶體驗創新流程 (UXIP,User Experience Innovation Process)。這個過程必須讓工程師,設計師,用戶研究員,產品經理,甚至行銷人員和業務員都要一起參與才能成功。

給引導者、用戶研究員和產品經理的三項鐵律原則

作為一個「引導者」、「用戶研究員」和「產品經理」這三項鐵律原則值得刻在心上時常提醒鍛鍊:
(1). “Be a learner, not a hero.” 去學習,不是去當英雄。(2). “Be a bridge, not a beacon.” 成為橋樑,不是燈塔。(3). “Be a listener, not a giver of advice” 去傾聽,不是去給意見。

不要只有從 A 到 B,試試走條新路或換個帶點冒險的方式

《天菜大廚》Adam Jones 說:Chef should strive to be consistent in experience, but not consistent in taste… It’s like you are always headed to the same place, but you got to find new and dangerous way of getting there.是說:主廚該追求的不是『口味』, 而是『經驗』。就像你每天都要去同一個地方,你能不能走條新路或換個帶點冒險的方式。我作為創新引導者,追求的是掌握創新流程,去創造新的、獨特的、讓人印象深刻的體驗。

你是記得明星,還是記得他/她代言的品牌?

當你口中說一部電影名稱時,你腦袋裡出現的是戲裡的明星還是那不電影的名字?當你看到廣告海報上的代言人,你想到的是那個人還是那個品牌?下次當你再遇到這些看到自問自答的機會時,察覺一下,或許你會更瞭解自己的思維模式。

想像 — 讓人又愛又恨的超能力

想像力是一種超能力,它帶你置身如天堂,也讓你難耐如地獄。兩個親身經歷的小故事看見想像的威力。想太多,不好;想太少,也不好。關鍵就在於經常覺察自己在哪種狀態,「富足的」還是「缺乏的」,並且持續練習覺察,一旦越早知道自己所處狀態,就能越早做出決定,也能越早走出停滯不前的泥淖。

老闆,砍功能不是這樣砍的

大企業進入到新興市場時會面臨的一個陷阱:刪減功能以降低價格 (Trying to reduce the price by eliminating features),為什麼會發生呢?文中舉了八〇年代中,美國車廠設計新車進入印度的小故事說明。破解之道,還是那句老話:Go out of the building, meet with your customers in their field.

演講:設計思考助力企業厚積薄發

設計思維 (Design Thinking) 要在企業或組織裡被廣泛應用是不容易的一件事,總要有些像 Bill Borucki 的傻子一般的堅持。如果你的公司有這樣的傻子,你要珍惜這樣的資源,為他開創空間和時間。因為設計思維不是和這個世界比「快」,而是看誰能累積地更厚實 (厚積),看誰能在這樣的基礎上更靈巧地因應變化 (薄發)。

自我量化 (Quantify Self) 告訴我們的四類數據

繼上一次我談到穿戴式設備使用模型後,這一次我想談談這些智慧型裝置 (或物聯網設備) 到底提供 (或收集了) 哪些數據。我分成四類:[How long]、[How many/much]、[How often] 和 [How good]。價值不在數據本身,在於數據回答了哪些問題、且答案是什麼、用戶最後改變行為了沒。

為什麼人們的穿戴式設備用不久?

2014 年應該算是穿戴式設備火熱的一年,但是這些設備極度容易被棄用。為此我提出「穿戴式設備的使用模型」以解釋「被棄用」的原因,有四階段:一、Known:所提供的數據通常是用戶已知的數據。二、To Know More:提供更多更豐富更詳細的數據。三、To Learn:想知道這些數據能夠怎麼用,能夠帶出什麼價值,用戶必須學習。四、To Change:有了知識,想變得更好就必須改變行為。關鍵在於用戶是否能跨越 To Know More 到 To Learn 的鴻溝。

向福爾摩斯學設計研究 (一)

先從三個故事開始,從大偵探福爾摩斯的辦案過程學習設計研究。我發現,除了那些非常人所能的記憶力之外,觀察力、連結力、直覺力、推論力和假設力都是我們可以學習與鍛鍊的。他以極其簡單的方式開始:用看的、用聞的 (smell) 、用聽的 (listen)、用摸的 (touch) 和用嚐的 (taste)。以觀察為基礎出發點,再逐步擴展其他能力。

聽首歌,看用戶研究的基本元素

我設計過很多不同團體的設計思考工作坊,每次工作坊結束前的回顧與分享,參與者常常會提到 Go Out Of the Building 這一段給他們的衝擊。以體驗設計思考流程的目的而言,我覺得很棒,但我也提醒他們平日就要學習提高敏感度,察覺身邊正在發生的人事物。

「一個一個來」,用戶才不是這樣想的!

用戶能夠說出他的問題,但是心裡想的可能是有另一個盤算,如果沒有足夠的敏感度去多發掘那另一面,單是滿足用戶「說」出來的問題,那永遠觸不到用戶那隱藏版的需求。所以:研究員,你一定要假設用戶另有一個盤算,只是他們沒說出來而已;設計師,你一定不要滿足於最先被說出來的那個問題,你的第一版設計通常是碰不到真正的用戶需求。

懂越多、省越大

在藍領人群的用戶研究中發現一個有趣的現像:懂越多、省越大。

我發現,當他們對於電子產品越有知識,越瞭解其中的組件搭配和功能,他越能知道哪些是他要的,哪些是他不要的,所以越能夠把錢花在刀口上,也就是:

懂越多、省越大。

想打進市場,你真的瞭解他們嗎?

有些人以為:只要在岸邊觀看對岸的人在做的事,認真地看、努力地看,然後就瞭解他們;或看一堆數據報告、用戶行為研究報告,然後就瞭解那個人群。事情可沒那麼簡單。對那些坐在辦公室邊喝咖啡邊想行銷策略、在優雅的空間裡規劃著產品設計的人們,「想打進市場,但你真的瞭解他們嗎?」我是說你,不是你的請來的行銷公司或設計顧問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