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是一個演員

因此,我珍惜每一次在講台上的機會,用心預備每一次和參與者接觸的流程,因為,在這個人生即興舞台上,台上台下的演員都在精心合力演出一場唯有當下才能演得出來的戲劇,之前沒有,之後也不再有。

珍惜那位陪在身邊的

人生很不容易,工作、家庭、群眾喧鬧、安靜獨處… 都是。如果是你家的汪或喵,更要把握和他們在一起的年歲。因為,接下來的時間沒有你想像得那麼長 — 從你為牠取名字那天開始算起。

【我在引導現場】AI 行業應用的基礎知識

AI 很熱門,但大部分人認為要入門很難,或許是他們都想到 AI Scientist 這角色吧!其實,如果你是 Domain Expert,擁有該領域的專業知識,找到能合作的 AI Scientist 也很不錯。

如果你和我一樣,對於跨技術和商業,為他們搭橋 (Bridge),那從 AI Facilitator 切入也挺不錯的。

兩種大不同的營運邏輯

嘿!別怪對方了。其實都是為公司好,只是方式不同罷了。
一邊要顧股東權益 (股價),一邊要探索新機會 (創新)。你可知道平衡這兩者有多麼困難嗎?尤其公司規模越大越困難。

焦點小組與問卷調查無法告訴你的事

人們說什麼沒關係,真正重要的是看他們做了什麼。不要光靠焦點小組或問卷調查的片面之詞就做出判斷。
我是稟持著這樣的理念:在每個研究中,自己先要對人、對事、對物有感覺,然後才會被感動,然後我才能去行動。唯有如此,我才有可能設計出能感動其他人的產品或服務。

即兴力:催生团队创意与创新的金钥匙

YES, AND 是一把钥匙。这把钥匙开启了一个让我们能够探索未来的可能性的世界。
如果我们能够多多操练 YES, AND,并且在工作和生活中应用那些基础的即兴原则,那么,我们的未来就有无限多的可能,面对 VUCA 的世界,我们将展现更多更大的勇气。
练习即兴,就像做运动,练久了,就会有肌肉记忆。这肌肉记忆会在适当必要的时候,助你一臂之力。

「補位」概念的迷思

如果公司的流程一團亂,工作任務分配不清,沒有好的監督與審核機制,就不要一天到晚洗腦員工要補位。
當然,我也希望能讓團隊成員像即興劇演員一樣的補位,但在那之前,請先把「流程」分析清楚。

用三句話說出願景的內涵

我把「願景」當作「北極星」,指引旅程方向,其他是旅程中的行囊,幫助我到達那地方的工具和方法。
如果別人問我,我要去哪裡,我會把願景告訴他。但如果有需要,我會把行囊打開,給他看看裡邊都有什麼。

從市場買菜看企業接班

市場買菜是用經驗標準在找;當你說接班人難尋的時候,又是用什麼標準在尋找呢?難道你真的相信,台積電找不到張忠謀的接班人嗎?又或者,誰規定一定要找跟張忠謀一模一樣的領導者呢?不止台積電,台灣幾個老牌企業也是如此。

你其實沒你想像得那麼成功

我從前以為人漸蒼老,是因為他們公務壓力艱鉅,得做困難的決定。現在,我認為是他們有所體悟:他們人生的輝煌時刻,可能沒有他們期望的那麼輝煌,因為真實世界開始現形。

蛇油治百病?設計思考也是… 你確定嗎?

不是以為自己去上個課就知道、就學會了;公司不要以為派幾個人去參加工作坊之後就算學會了,然後在公司裡面掛上招牌開始招生授課。學習是必須的,但最後要能適切地用在自己的生活和工作中才算是「有效」,否則學再多都是無效的。認識自己,找到合適的方法和工具,否則到最後,無論你怎麼看,這些老師都像是在賣蛇油的!

認清你的角色與任務,採取最好的行動

認清你的角色與任務,採取最好的行動。
打者擊中球,目標只有一個:上壘。所以必須奮力向前衝。
如果打擊者在場上還要當裁判,那麼他就無法專心一意地盯著壘包,就無法完成使命。

去對話,不是自我陳述

總裁為其「失言」道歉,群眾舉證「打臉」。這又是一個莫名其妙、沒有交集的各取所需、各暢其言。這種講著不同語言、完全沒交的自我陳述要持續多久?告訴你,會很久很久。只要大家學不會「聽懂對方要說的」,就會很久很久,「慣老闆」和「爛草莓」的世代爭執就無法找到解決的立足之地。

目標先,工具方法後

無論遇到什麼類型的問題,先從設定目標開始。不要一頭栽進特定的工具或解決方法 — 縱使那些工具或方法看起來很有說服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