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背後那個像輔助器的力量

從捷運車廂出來的,先是一個身材過於豐腴、動作遲緩的女生,後面一位看起來是她母親的中年婦女,肩上有個背包,一隻手勾著另一袋,一隻手扶著那個女生。

地鐵人生—地鐵裡的大布袋

我背對著這名男子,想著他和電話那頭那個人的對話,想著他那個大布袋裡的東西,有點感傷,心情有點被觸動。西二旗地鐵站到了,車廂門打開,一股冷空氣灌進來,我低著頭走出車廂,沒再回頭,但我知道那名男子會繼續坐這班地鐵到他的下一個項目目的地去,帶著他的皮箱,和那個大布袋。

搭地鐵的功夫

準備上地鐵車廂前,你要有美式足球員的衝勁;剛進車廂時,你正背腹受敵,但還是要挺住,保護你的包;站定後到下車前一站之间:運用軟骨功找到位置站好,像海綿一般入定;最後一站 (戰):確認目標勇往直前,別忘了,每一次車門打門就是一次的衝撞,外面那些要上車的人們,每一個都和你一樣,能打美式足球也能使出軟骨功。

Pi 和 Richard Parker 的道別

有這種經驗嗎:

遲遲無法決定一件事情做或不做,以致於讓自己一直處在「未來不確定」的感覺之中,直到有一天,你決定做 (或 不做) 那件事,然後一切都開朗了起來。但是,你卻感到失落,因為那長時間與你相伴的「不確定感」在你下決定時的剎那不見了。你茫然、你難過,甚至你懊悔當時沒能好好跟那感覺說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