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蝨子治病』,一個倒果為因的邏輯謬誤

在醫療文明尚未開化的古代,一個歐陸群島上面的部落流傳著一個治病的理論,認為人們身上的蝨子跟人的健康是相關,人會生病是因為身上蝨子少,蝨子多就不會生病。今日我們都知道這是不對的,但為什麼那些人深信不疑呢?

一個研究員的胡思:TikTok 侵犯隱私的案外案

本文由美國 FTC 調查 TicTok (抖音) 非法蒐集兒童個資事件的案外案,看到兩個對企業的提醒:(一)、你不知道用你產品的人真正的模樣;(二)、你以為正常的事,使用者反而覺得荒謬。別錯過內文中網友對 TikTok 的反饋。

邏輯思考的技術 (上):大前研一的思考路徑

在面對新經濟的挑戰時,過去經驗法則、過去成功經驗已經無法確保未來的存活,唯有企業與個人的「邏輯思考」能力才是決定存活與失落的關鍵。然而,絕大多數的人都沒有養成邏輯思考的習慣,所以就缺少了能夠解決問題的思考路徑。大前研一提醒我們要注意自己的「思考路徑」。
本文概述了大前研一的思考路徑。

想像力的邊界

面對變化多端的商場競爭、世界局勢,有多少人能用想樣力來面對?其實不多!大多數人都是沿用既有的經驗做事。就像一色正和大師或許心裡盤算著:「以前練過劍道,劍道是我最熟悉的武術,當然就是用它來對抗敵人。」
話雖如此,但木劍打小嘍囉有用,對上大 Boss 就毫無用武之處,應該要升級 (Upgrade) 不是嗎?可惜,許多有經驗的老手仍然堅持用原來那一套面對更大更艱難的挑戰。
那麼,你的想像力邊界在哪裡?

目標|戰略|戰術

目標 (Objectives),回答 What 的問題;戰略 (Strategies),回答 How 的問題;戰術 (Tactics),回答 When, Where, Who 的問題;

改變,始於認知需要改變

高階經理人平日面對大量的產品相關資料,他們對市佔率、不同市場的銷售狀況、數百種不同商品的毛利等等都瞭若指掌,但那些資料都是把焦點放在顧客和產品上,而不是產品是否能幫助顧客達成任務。就連衡量顧客滿意度的指標,也只是顯示顧客是否對產品感到滿意,並未告知產品如何能讓顧客的任務做得更好,偏偏多數公司都是以那種方式追蹤及衡量成效。

數據驅動人工智慧時代下的使用者研究

本文提出的模型與架構,探討〈數據驅動人工智慧時代下的使用者研究〉主題。首先從回答兩個問題開始。
問題一:人工智慧時代需要使用者研究嗎?問題二:大數據分析就是使用者研究嗎?答案當然都是需要,但為什麼呢?詳見本文論述。

傳染病還是食物中毒?一樁路障與死亡的悲劇

當我們感到害怕、被時間壓力逼迫著,且想到最糟糕的景況時,我們就極有可能做出愚蠢的決定。我們的分析能力會被快速決策和立即行動的衝動所淹沒。羅斯林說:「急迫感、恐懼感和一心一意考慮病情大爆發的風險,我無法透徹地思考。在這匆忙之中,我做了可怕的事情。」

沒搞錯,即興者與敏捷者的榜樣是又強又狂的詹姆士

對於倚靠即興和敏捷心法的工作者,必須在上舞台 (球場) 前,不斷練習。不是去背劇本,因為真實職場 (球場) 沒有如你所願的劇本,只有不斷地練習、反思、修正,然後繼續練習,讓這些練習真正地進入到肌肉記憶 (肌肉影響大腦) 那樣,在開始最後倒數計時,或許還不知道應該怎麼做下一步,但因為這些肌肉記憶,一旦到了那個環境,你就知道該怎麼做了。

績效好卻沒升遷,天控局局長告訴你真正的原因

在公司這麼多年,績效表現一直名列前茅,人際關係更是面面俱到,人見人愛,經理這個位置早就非你莫屬,無奈,升遷的總不是你。
想突破,各領域專家的建議都派不上用場,似乎再怎麼努力都找不到出路。
這裡有答案,來聽聽天控局 (CONTROL) 局長怎麼說。

是故事還是實驗?看完讓你下巴掉下來

「跳蚤效應」和「濕猴理論」是兩個經常被引用被講解的「實驗」,但這是真的實驗結果嗎?或,那只是寓言故事呢?我不是要對喜歡喝心靈雞湯和勵志小品的人潑冷水,但我更建議去追求真相,至少要瞭解事實吧。

無知+自大=糗很大

有時候,我們堅信不移的事情,根本就是錯的。而我們可能一直沒察覺到,以至於當我們在跟別人交談時,會把那個不是事實真相的認定當作前提,講半天,惹來雙方對嗆。就算對方有理,我們說不清,因為錯在我們的前提是錯的,而我們還以為對方實在是在搞亂。

看《陸王》學領導人的企業經營管理

四種人應該來看:以為自己淚點很高的人;想為自己一成不變的工作中尋找勇氣的人;想在自己個工作領域更上一層樓的人;對創業懷有美好憧憬的人。
說真的,我已經覺得我的淚點夠低了,但看這部日劇的每一集,才知道:No No No,你還不知道到底是低到什麼程度。

奇異博士教我的研究方法:放棄控制

奇異博士說:「要控制它必須先放棄控制它。」莫度說:「要集中精神,去想像。在腦海中勾勒出目的地,目光要超越你眼前的世界。想像每一個細節。」《奇異博士》電影的兩句話,正好呼應敘事性新聞寫作的兩套對立技巧:「在採訪的時候,你必須放棄控制,這樣你才可能積累起事實;在寫作的時候,你又必須瘋狂地控制這些事實。」

採訪 (Reporting) 與寫作 (Writing) 的方法

三個重點:(1). 採訪時要放手,別控制、別操弄,這樣才能累積事實;(2). 寫作時要讓已經吸收的內容自然呈現連結,控制是必要的;(3). 別摻了自己的想像進入研究對象的脈絡,避免和研究成果談一場自嗨的戀愛。

為自己定價前,先建立信任

拿你應得的,而不是拿別人認為你值多少才支付給你的。但我们不这么做,因为我們經常短視近利。以致於我們不敢要求與我們所創造的價值相稱的價格,怕會連本來可以有的到最後一點也不剩。與其感到價值被低估或不受尊重,不如你專注於建立個人信譽和可操作的產品或服務,讓其他人認為是更有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