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雜不簡單的好設計

一直以來我是這麼認為的:

『複雜』不好,『簡單』才是王道。

直到我讀到認知科學家 唐納‧諾曼 (Donald A · Norman) 的《好設計不簡單:和設計師聯手馴服複雜科技,享受豐富生活》(Living with Complexity) 這本 (台灣已絕版) 書的第一章,刺激我的思考提問是:

複雜真的不好嗎?

複雜普遍存在

諾曼一開始就用美國前副總統高爾辦公室裡的一張照片回答了這個問題。

他說:

有條理的人卻有著凌亂不堪的辦公桌,這些人的辦公桌反映了他們生活中的複雜狀態。

和我共事過,認識我的人大概也看我的辦公桌,好不到哪裡去。

對這些人而言,桌面上的東西都是有秩序且有組織的,每件東西都有它特定的位置。假使讓他們去找一樣東西,他們會知道要去哪裡找,而且找到的速度也不會比桌面整齊的人慢。

能快速找到的原因,就是在看似凌亂的表面之下,有一個『隱藏的秩序』(underlying structure),而這秩序恰巧是非當事者所不能理解和明白的。換句話說,當你能掌握一個看似凌亂又複雜的體系之下被『隱藏的秩序』時,你覺得一點都不複雜。

諾曼用一張飛機駕駛艙的儀表控制板的照片加強這個說法。

複雜是什麼?

但是,為什麼大家這麼厭惡『複雜』這件事呢?諾曼的回答就很有意思了。他提出兩個名詞來解釋。

  • 複雜 (Complexity) 是用來描述世界的狀態 (to describe a state of the world)。是人們的任務和要完成任務所使用的工具。
  • 費解 (Complicated) 是用來描述思維的狀態 (to describes a state of mind)。是人們努力理解和使用某種物品或與之互動的心理狀態。

複雜是指那些擁有很多既錯綜又相關聯的組成部分的事物;費解則包含『令人困惑』(Confusing) 的意思。甚至可以這麼說:

費解就令人困惑的複雜
“complicated” means “puzzling complexity.”

到底是誰的錯?

『複雜』(complexity) 本身應該是中性的,沒有好或不好,但,『令人困惑』(confusion) 就是一個不好的貶義詞。

諾曼說:

複雜是世界的一部分,但它不該令人困惑!
Complexity is part of the world, but it shouldn’t be puzzling.

所以,覺得產品或系統太難用的人,該抱怨的的不是『複雜』本身,而是那些讓我們感到挫折、難以理解、無能為力的『困惑』。

諾曼的總結很精彩,他指出:

糟糕的設計沒有任何藉口。
好的設計能夠幫助我們制伏複雜;不是讓事物變得簡單 (如果復雜是符合需求的),而是去管理複雜
Bad design has no excuse. Good design can help tame the complexity, not by making things less complex — for the complexity is required — but by managing the complexity.

小結

世界是複雜的,科技是複雜的。

別再聽到你的客戶向你抱怨你的產品太複雜了,你就傻傻的去下『給我簡化』(例:一鍵遙控器;三點擊完成任務) 的指令,反而要去看看,到底是哪裡讓他們感到困惑,使得他們找不到入門的方法吧。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