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炒牛河上桌之前

她俐落地穿梭在各桌等著用餐點餐的客人之間。和店內年長的老員工相比,她實在是太年輕了。

我才剛坐下來點完餐,一個魁梧身材的男子推門進來。那用我雙手虎口也環不住的手臂,和幾乎炸裂 T-shirt 的胸肌,看來這位老兄是個練家子。

她見著,開口就問:「今天要吃什麼?要 A 嗎?還是 B?」

男子笑嘻嘻地說了他不要的 A,他今天想吃 B 的餐。熟門熟路的,看起來,男子算是常客。

我的餐還沒上來。

對面靠牆邊的一家四口,是爸媽帶著兩個年紀約 8 歲或 9 歲孩子來吃午餐。媽媽開口問:「你是不是以前曾經在這裡做過?很小的時候?」

她回答,帶了一點驚訝:「是啊,那時候我還國二。」

媽媽接著說:「妳沒什麼變耶,還記得我嗎?那時候我在台大唸書,經常來店裡吃飯。」

「是啊,都過了… 11 年了。」她應該不記得了吧。

又有客人陸陸續續進來。一個穿著襯衫的高瘦男子正在找位子,跟我同桌。還沒坐下,她走了過來。

還沒等她開口,高瘦男子先說:「廣炒麵。」

她立刻補上一句:「加叉燒!」

高瘦男子面露微笑,說:「加叉燒!」

她拿著一小疊綠色的小紙片寫著客人點的餐,往廚房走去。

「乾炒牛河,請慢用。」是給我的。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