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企業裡的偽人類學家

這些病患當初在面對心臟疾病時,是不是就像工廠工人面對金融風暴時的心態,越想理性地分析,越覺得不想看見或承擔最後的結果。而工人們藉由集體對抗鬧鬼這件事來轉移焦點 (或稱疏導),病患則是藉由每天吃藥這個儀式代替了。

或許是這樣的轉移,使得原本對於再度發病、危及生命的恐懼、焦慮和不安也因此找到一種抒發的出口,進而轉化成「就算發生不幸,我有錢處理就好」的說辭。

為自己定價前,先建立信任

拿你應得的,而不是拿別人認為你值多少才支付給你的。但我们不这么做,因为我們經常短視近利。以致於我們不敢要求與我們所創造的價值相稱的價格,怕會連本來可以有的到最後一點也不剩。與其感到價值被低估或不受尊重,不如你專注於建立個人信譽和可操作的產品或服務,讓其他人認為是更有價值。

App 體驗設計師必備的設計工具… 我也在用著

在創新引導的場合裡,我的經驗是:
雖然每個人說的字詞都一樣,但事實上,每個人真正想的都不一樣。
要整合眾人的思路,最好的方式就是讓大家「畫出來」。當然,每次都有人扭扭捏捏地說自己不會畫。但是,只要多用一點點創新引導者的權力 (別跟我爭論引導師中立不介入的立場) 推一把,然後花點時間等待參與者動筆,通常效果都會很好。

人工智慧 (AI) 不吃飯

人人都在談 AI,彷彿不談 AI 就是落伍,這樣想也沒錯。的確,AI 的應用早已擴及金融、醫療、工業、資訊等等各個領域,但別忘記,AI 並非萬能,並不是所有 AI 的判斷就不會出錯。

至少,在這個故事裡,你應該知道了,光靠數據判斷,如果沒有去燒烤店的這一頓,腦蓋打開才發現所準備的術式不對,那才真是大勢不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