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氣,在山盡頭》不再只是體力,而是意志力

Mountain-siangyang-01

體力是基本條件,最後走完的關鍵在意志力。~ 曾憲鈺

再把《勇氣,在山盡頭》這本書翻閱一遍,2013 年 3 月份上嘉明湖的路程景象依舊歷歷在目。和書中那些登山家們挑戰七大洲最高峰相比,雖然我的行程顯得多麼地微不足道,但是對於相隔 15 年再登百岳的我而言,總是一個極大的挑戰。

作者連志展和隊友們要在攀登 聖母峰 (Mt. Everest) 之前,先以「不使用氧氣」、「無雪巴或藏族等高山協作員的協助」和「完全自主獨立攀登」的原則,自主訓練挑戰標高 8,204 公尺高的世界第六高峰 — 卓奧友峰 (Mt. Cho Oyu),在他和隊友江秀真要從 5,700 公尺的基地營往 6,500 公尺的第一營進行運補和高度適應時,他寫到:

我深深地體會到高度對人體無法抗拒的影響,對於從來不曾來到五千公尺以上高度的自己來說,體力上的無力感,遠遠超過平地的想像,或許,就在短短的兩個鐘頭之內,身體的組織就已經拒絕繼續負擔登山這樣的負荷;而在之後的四、五個鐘頭之中,幾乎只能依靠意志力在運作,直到連意志力都放棄為止。

這跟我從向陽山屋往嘉明湖山屋的路上,背著自己的大背包和別人的部分裝備,在「向陽大崩壁」上的經歷一模一樣。

根據同行的夥伴描述,當時我說起話來顛三倒四、語無倫次。時而低吟著「我好想睡喔…」、「讓我睡一下…」;時而哈哈大笑,像醉酒一般。回想起來,我的狀況跟連志展描述的心境很像:「只能依靠意志力運作」!那段路程幾乎是邊睡邊爬的,對於周邊景物完全沒有印象。

誠如書中所說:

要在這冰漠之中存活,只有不停地往前走。

我知道要到達下一個可休息喘口氣的地方,我必須不停地往前走,不停地往前走。

當然,最後我們還是到了目的地,圓了一探天使的淚滴 — 嘉明湖 — 的夢想,只是,這段過程的學習或許可以用下面這段話當作註解:

如果你曾經在登山、運動或者生活中崩潰過,應該可以想像這種「已經到底」的感受,寧願趴到地上,再也不想爬起來。然而,在八千公尺的環境之中,你卻不得不爬起來,即使已經一點力氣都沒有了,你還是要爬起來,而且是要不斷地繼續爬起來,無止無盡,直到精神意志徹底投降為止。但在還沒有抵達下一個營地之前,意志的投降就等同於死亡。登山運動,無疑是對個人意志極為嚴苛的訓練活動,不在再是體力上的運動。

想瞭解你的意志力有多麼堅強嗎?登山去吧!數一數途中你決定要放棄幾次,有幾次你再提醒自己要堅持下去、持續前進,你就知道你的意志有多麼堅強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