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倫敦設計節主持人 Ben Evans

Juicy Salif, Emotional design

一位公司的長官寄了一篇專訪 London Design Festival director Ben Evans 的報導給我,主要是要談關於 Design 這一件事。我在專訪中看見三個重點:

 

看短,不看長

Design in the past has had a history of short-term-ism. Designers and companies have been deliberately designing products that don’t last very long.
從歷史來看,設計已經漸漸走向近利主義,設計師和企業也因此開始設計不會延續太久的產品。

所以,能夠傳世的經典已經不容易見到了。以「實用性」、「功能性」作為產品好壞的評斷標準,讓具有獨特個性與深入人性的設計不易被看見。

 

不深入,重表面

… design schools weren’t teaching people in the right way. They were being taught to be good at idea presentation, but not so good at idea generation.
設計學院的教學有問題。學生們被教育成能夠熟稔地表現點子,卻沒有得到好的產生點子的訓練。

所以,3D 圖可以畫得很美,Flash 可以做得很生動,可是挪開這些東西,那點子卻十分的淺顯沒有深度。因為學生們不知道怎麼做才能得到「有料」「有底」的點子。

 

設計,別無選擇 — 只有「好」,沒有「普通」

… design touches everyone a hundreds or thousand times a day. You only notice design when it’s really good or bad.
每個人每天都會和設計有無數次的接觸,你會察覺到設計是因為設計帶來「好」或「壞」的感覺…

所以,設計到處都是,要留下好印象,你只有做出「好設計」一途。不然,「普普通通」的設計沒人記得,「爛設計」更是被人厭惡到像死魚臭味,久久抹滅不掉!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