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我們都在一個名為「賈伯斯」的部落裡

Steve Jobs Tribute Haiku

 

這則新聞應該算是今天最讓人震撼的吧。我一直在想,面對這樣一個傳奇人物的逝世,哀悼與評論的文章滿天飛,我再多說什麼都不算什麼了吧。可是就是滿滿的情緒想要爆發,找不到出口,直到我看到這一篇文章,GiGaom 創辦人 Om Malik 寫的〈The Tao of Steve〉才知道出口在哪裡。

 

剎那,視線模糊了

 

正在 Pub 看著美國職棒大聯盟的 OM 這麼寫著:

Suddenly, everything went out of focus. I could hear the blood pounding my head; tears welled up in my eyes.
突然間,所有事情似乎都失去了焦點,我甚至可以聽見血液澎湃拍打心臟的聲音;淚水湧入我的眼裡。

這差不多也是我當下的心情。在 Twitter 上確認消息來源無誤後,我第一時間楞了幾秒,忽然,我不知道下一個動作要作什麼才好。只好站起來深呼吸一口氣,再緩緩地坐下,看著一個個朋友在 Facebook、Twitter 上 RIP,才知覺到,這是真的。

 

賈伯斯是這個世代的英雄人物

 

OM 說:

Every generation has its heroes.
每個世代都有她的英雄人物

貓王 (Elvis)、披頭四 (Beatles)、甘迺迪總統 (Kennedy) 都是 OM 舉出的他的 hero,他也把 Steve Jobs 列為其中之一,而且他說,他根本搞不清楚

I don’t know why, how and where that happened but Jobs was my icon.

想想我們自己吧,不也是有屬於我們自己年代的英雄人物嗎?你有這種奇妙的經歷嗎?某個公眾人物去世了,一點感覺也沒有;換了另一個,整個情緒就很難平復。或許是李小龍、鄧麗君那一類的明星,或許是蔣經國類的政治人物,或許是為寵物當家裡的拉不拉多犬 — 雅夫 — 流淚。而那些挑動我們情緒的英雄人物,我們甚至沒見過面、沒談過話。

 

賈伯斯就是有辦法看見背後的意義

 

OM 接著說:

… he was an example of what was possible, no matter how the chips were stacked against you. Jobs put life and soul into inanimate objects. Everyone saw steel, silicon and software; he saw an opportunity to paint his Mona Lisa. People saw a phone; Steve saw a transporter of love. People saw a tablet; he saw smiles and wide-eyed amazement. They made computers; he made time machines that brought us all together through a camera, screen and a connection.
賈伯斯將生命靈魂注入了了無生氣的產品。
當大家看到的是鐵件、晶片和軟體,他看到的是他的蒙娜麗莎 (Mona Lisa,賈伯斯以他女兒為名的電腦);
當大家看的是手機,賈伯斯看的是透過手機所傳遞的愛;
當大家看的是平板電腦,他看到的是每一個使用平板電腦的使用著的笑容和讚嘆;
當人們在製造電腦時,他卻創造了時光機,帶著所有人遨遊與連結。

 

原來,我們都在一個名為「賈伯斯」的部落裡

 

OM 這一句話點醒了我:

We are all part of the tribe called Jobs.
原來,我們都在同一個名為「賈伯斯」的部落裡

因為這個部落,我才知道關於 Bill Gates、Mark Zuckerberg、Jeff Bezos 的故事;我才會想知道 Kindle Fire 到底會怎麼迎戰 iPad;我才會想看看「硬體的創新」可以贏這一場戰役嗎。

你不是也在這個部落裡面嗎?嘿!夥伴們,今天我們失去一個好朋友了。

 

將來會怎樣?

 

將來會怎樣?沒有人知道,但肯定的一件事情是,將來的創業家都會想起這一個問題:

What Will Steve Do?
賈伯斯會怎麼做?

 

發表迴響